笼中人

我心有飞鸟,神探世界,手指天空

[刀剑乱舞]暗中观察.jpg(一)

莲沼:

*全员欢乐向


*暗黑本丸出没


*男审神者出没


*日常


*私设大量OOC众多


 


 


(一)


“新刀?”审神者倒吸了一口气,盯着锻治炉上显示着的04:43:59,满脸不可置信地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近侍压切长谷部。


“是新刀,主。”压切长谷部跪坐在一旁,低垂着头严肃肯定道。


“……可是……我明明已经全刀帐了呀……”审神者疑惑地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刀录,89把刀全部都在,而且差不多都满级了……


这是什么魔幻的展开,明明只想照例随便做一下日课,结果竟然莫名其妙锻出了把新刀??时之政府最近没有发新刀实装的公告啊?!这是什么情况?隐藏剧情吗?还是自己走了大运?或者只是系统bug?


总之,先看看这04:43:59是什么鬼东西……这样想着,审神者丢出了一张加速扎,瞬间金光肆意,伴随着徐徐飞舞的樱花花瓣,一个矮小瘦弱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锻冶所。


“在下无铭,出身并不被世人所知,也无需探究,只要能被主公挥舞,便足够了。”


长长的黑色卷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微微低垂的眼眸是晶亮的琥珀色,一身笔直英挺的黑色西装勾勒出娇小的身段,苍白细瘦的脖颈上还戴着一个皮质的项圈。


审神者绕着面无表情的新刀转了好几圈,最后盯着她穿着中筒军靴的雪白小腿看了半天,突然拉开锻冶所的门朝屋外大喊了起来。


“一期一振!夭折啦!锻冶所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没见过的你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


瞬间,粟田口的极化短刀们以惊人的机动迅速狂奔而来,而身为太刀的一期一振也丝毫不逊色弟弟们,机动值爆表,而且动作优雅到连头发都没有乱一根。


“……”新来的短刀冷冷看向门外聚集成群的刀剑付丧神们,撇过头,皱着眉一脸认真的对审神者说道:“其实我并不认为自己是粟田口……”


“超可爱!!是弟弟吗?是新弟弟吗?!”新短刀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下子撞进了乱藤四郎的怀里狠狠蹭了起来,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短刀们见状,一拥而上,瞬间包围了新短刀。


“好久没有新弟弟来了!!!”


“新弟弟是自来卷,自来卷啊~~”


“小老虎不要咬新弟弟啦!!”


“……”已经蒙圈了的新短刀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才可以在这一群短裤中活下来。


“我叫无铭,并没有什么派系……”


“我懂。”黑色马尾的胁差突然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挤到了新短刀的面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银色短发的兄弟一左一右把新刀抱在了怀里哭嚎起来。


“新弟弟也失忆了!!!失忆很可怕的对吧?!我明白我明白的!新弟弟就在这里和哥哥们一起创造崭新的回忆吧!!!”


……这群傻逼刀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短刀生无可恋。


“鲶尾,骨喰,你们吓到弟弟了。”一期一振连忙上前制止了胁差兄弟勒死新弟弟的行为,温柔地摸了摸新刀几乎炸毛的毛绒绒的卷发。


“无铭是吗?没关系,我是一期一振,是哥哥哟,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放心,不要害怕~不过……”说着,一期一振突然伸手把矮小的新短刀直接举了起来,身后纷飞的樱花花瓣糊了新短刀一脸。“首先我们来给新弟弟取个名字吧~~~叫绒绒怎么样?罒ω罒”


“诶一期哥太狡猾了!明明叫小卷比较好听!!”


“毛毛也很好听!”


“软软怎么样?”


“……”


说好的黑暗本丸暗堕刀剑呢?


这里的付丧神脑子都坏掉了吧?


翻着死鱼眼的新短刀看了一旁的审神者一眼,发现他正在感动地抹眼泪。


新短刀表示:科长,你是不是把我投到精神病本丸内了(눈_눈)?


(二)


无铭,代号X017,是时之政府刀剑付丧神权益保护部门初级调查员一名。工作为潜入濒临暗堕的问题本丸内,收集资料,采集证据,处理和净化已经暗堕的刀剑和逮捕收押触犯付丧神保护法的审神者。


这项工作极为危险,是时之政府监察部门里损耗最为严重的科室,X017作为科内刚入职的新人,只跟随前辈处理过两个因为不当的开启寝当番而导致刀剑付丧神争宠暗斗的濒危本丸,这次的任务是她第一次单独进行。


根据调查资料,她所要前去的NO.A086本丸被举报存在凌虐刀剑的行为,而且似乎因为审神者的不良癖好,尤其针对短刀们……狐之助两次前去暗中调查,除了拍到了几张短刀们精神萎靡,身上带有奇怪伤痕的照片以外,没有拍到实质性的证据,而且引起了NO.A086审神者的警觉,第三次造访时被拒绝进入本丸。


X017接到任务之后,经过再三思虑,最终还是决定以短刀的形态前去调查,希望早日掌握证据,逮捕触犯法律的审神者,谁知道一来便遇到了一大家子神经病粟田口。


虽然她的军装短裤短刀刀纹的确是为了混杂在粟田口之中设计的,但是……这是濒临暗堕饱受欺凌的刀剑付丧神吗?!!


被一大群粟田口小短裤们簇拥着毫无无反抗能力地绕着本丸转了个遍。


X017一边阻止着乱藤四郎,厚藤四郎,五虎退等人把她抱在怀里,扛在肩上,把小老虎塞在她怀里等过于亲密的行为,一边暗地里观察了一番NO.A086本丸内所有的刀剑付丧神。


这是个运营已经非常成熟的本丸,不仅刀剑齐全,熟练度也都颇高,短刀胁差全部都已经极化,整个本丸看起来一副其乐融融,悠然自得的样子。


可X017明白,以前辈们传授的经验来看,越是表面光鲜亮丽,越是里面肮脏不堪,阳光的背面,总是令人绝望的黑暗……她一定会把这些强颜欢笑,躲在暗处独自舔舐伤口(???)的付丧神们拯救出去!!


琥珀色的眸子暗了暗,X017不动声色垂着眼眸,坚定地握紧了衣兜里的拳头。


(三)


“阿拉啦~是新短刀?真是羡慕啊~又多了个弟弟呢~”刚刚马当番归来的太鼓钟贞宗看到被一群粟田口围着的陌生面孔,立马猜到这就是刚刚审神者大喊的什么新弟弟,便凑上去四下打量着。


虽然继承了粟田口短刀的特色——混入女孩子当中也丝毫不违和的脸,但是略显叛逆华丽的穿衣风格和他们伊达组挺像的,而那一脸不高兴的表情倒又像是左文字一家,


“嘛嘛~看起来很厉害嘛~”太鼓钟贞宗说着伸出了手,友好地问道:“我叫太鼓钟贞宗,你叫什么啊?”


“哎呀呀,我弟弟失忆啦,目前大家决定叫他卷卷呢!”


“阿拉?失忆啊~怪不得看起来和骨喰一样是个面瘫呢~”


“话虽如此……你说谁面瘫呢?!想去手合场吗?”


“哈哈哈~不想。”


无视了短刀们的对话,X017看着和厚藤四郎打闹着的太鼓钟贞宗,脑子里迅速略过所有关于他的资料。


太鼓钟贞宗是这么自来熟的性格吗,资料里似乎并不是这样呢……难道是有什么重要信息要传达给她?


想着,她伸出手一下子握住了太鼓钟贞宗的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指尖还不动声色的轻轻挠了挠他的手心。


结果原本开朗的少年唰得一下红透了脸,迅速抽回了手嚷嚷起来。


“你,你干什么?!!很,很痒啊!!”


结果还没说完就被鲶尾藤四郎一脸和善地搭上了肩膀。


“你在欺负我弟弟嘛太鼓钟?是不是一会儿手合场见一下?”


“我,我才没有欺负他!”脸颊还泛着红晕的太鼓钟贞宗有些懊恼地瞪了X017一眼,嘟着嘴被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拖走了。


X017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被甩开的手,有些疑惑自己刚刚的暗示难道还不够明显?或者说这个太鼓钟贞宗并不是要传达什么消息给她?


她抿了抿嘴,低垂下头。


可那明明面无表情的样子在粟田口们看来,就像是被人拒绝一脸沮丧的小猫一样,顿时再次一拥而上包围了X017。


“卷卷不要伤心,太鼓钟没有恶意的!他那是喜欢你的表现……等等,我也要去找太鼓钟谈一下。”


“卷卷没关系,大家都很喜欢你!”


“卷卷这么可爱,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卷卷不要不开心,我把我珍藏的人妻图片拿给你看~不要告诉一期哥。”


……???(눈_눈)


(四)


在被迫从新认识了一遍自己几乎背资料背到滚瓜烂熟的刀剑付丧神们之后,X017被一期一振很贴心的安排到了粟田口大通铺居住,随后又被负责这周照顾她的平野藤四郎拉着手前往餐厅准备用晚膳。


不愧是A区排名前五十的本丸,晚餐种类非常丰富,除了餐后水果,短刀们和个别胁差大太还获得了小点心……鸡蛋布丁。


X017坐在椅子上扬起脑袋死盯着挎着篮子发放点心的江雪左文字,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多拿到了一个鸡蛋布丁不说,还得到了一个摸头?!


这把一定是假的江雪左文字……被江雪摸头后,X017感受到一个敏锐的眼神向她看了过来,她连忙扭过头,发现是小夜左文字。


小小的少年盯着她手里的两个鸡蛋布丁,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一个鸡蛋布丁,撇了撇嘴转过身去,似乎有些不高兴。


X017悄然记下这些细节,并且把鸡蛋布丁藏在了衣兜里。


虽然表面上看似在努力融入这个本丸,可实际上X017非常的警觉,就算晚餐看起来特别美味,但是她还是借故胃口不好只喝了些味增汤,这可疑的鸡蛋布丁更是不敢吃。


根据她翻阅的前辈们的工作笔记,表面友善,暗地里在食物里下药的本丸也不少。


吃过了饭,部分粟田口因为有夜战任务便收拾了一下出阵了,其他人则很悠闲的散布在本丸各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娱乐。


没有一群尾随自己的粟田口碍事,X017暗暗调整了自己的隐蔽数值,在本丸内巡视起来想要看看能不能收集些证据。


因为这是她第一个独自执行的任务,为了做好准备,她几乎翻阅完了这座本丸所有的资料。


NO.A086本丸的审神者是时之政府的第二批审神者,也是比较少见的男性审神者,灵力虽然一般,但是运气很不错,是同批审神者里第一位全刀帐的。任职时间已有五年之久,且从未出现过碎刀情况,战绩虽然不够出色,但是总能按时完成各种任务,算是一个规规整整的模范本丸。


可就是因为是模范本丸,在收到举报并且检测器也突然发出暗堕倾向的警告时才让科里的同事们都吃了一惊。


这么多年才暴露出问题,可见此本丸内的审神者和刀剑们的段数之高,伪装之强,这样的大案必须由王牌调查员前去才行。


可偏偏部内人手不够,最终被部长派去调查的竟然是还算是新人的X017?


所以在一众前辈的担忧和对时之政府压榨员工的怒骂谴责之下,X017被资料室甩了好几人高的资料,又被科研室塞了一身道具药丸,连服装打扮都是科长和几个大前辈讨论许久才定下的。


可爱到让人把持不住的(划掉)军装面瘫萝莉。


然而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来到这个传说中的暗黑本丸,准备接受残忍且三观崩塌的事实时,结果发现里面的人都是傻逼?


逗她吗?!她才不相信!!今天一定要找出点什么来。


她像是幽灵一样在本丸里飘来飘去,一会儿看看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做面膜涂指甲,一会儿瞅瞅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在讨论远征带回来的鲷鱼如何料理,一会儿听听莺丸和三日月宗近边喝茶边讨论哪个牌子的保暖衣更舒适。


转悠了半天没有得到什么资料,反而头发都快被这群老不尊的刀剑付丧神们趁一期一振远征不在揉秃了。


X017并不放弃,跑到庭院内上想要侦查一下地形好晚上潜入审神者的房间,结果正看见小夜左文字一个人坐在走廊上望着月亮发呆。


她想了想,也走了过去挨着他坐下了。


小夜左文字,虽然嘴里一直唠叨着复仇,总是一脸的不高兴,可在前辈的话语里,简直是和天使一样的存在,是暗黑本丸内最容易找到突破口的付丧神之一。


X017想起晚餐时小夜好像看了她的鸡蛋布丁,就把布丁掏了出来全塞在了他手里,然后若无其事的盯着月亮学着他发呆。


小少年有些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鸡蛋布丁,又看了看自己身边安静的新刀,从衣兜里摸索了一下,塞给新刀一个柿子。


这个柿子是白天远征时他摘的,有些泛青所以没有吃一直藏在怀里。


X017抓着柿子,从身侧抽出了自己崭新的短刀,翻了个刀花,便把柿子削成了小块。


“我的刀还没有战斗过。”她亮了亮手里干净的刀刃,把柿子递给了小夜左文字。


小夜左文字并不认生,他接过柿子后毫无顾虑地塞进了嘴里,X017见状也塞了一块。


结果没熟的柿子无比涩口,两个人都不由自主露出一脸的痛苦。


看到对方古怪的表情,小夜左文字终于忍不住笑了,他把X017刚塞给他的鸡蛋布丁又还给了她一个,然后两把刀就靠在一起静静地吃起布丁来。


那副乖巧可爱的模样让藏在一边的宗三左文字,江雪左文字飘了一地的樱花瓣。


说不定新短刀真不是粟田口而是左文字啊?


(五)


X017本想在吃完鸡蛋布丁后套小夜左文字些话,结果被远征赶回来的一期一振又糊了一脸樱花后,强行抱走睡觉去了。


躺在粟田口大通铺的正中间,左边被乱藤四郎抱着胳膊,右边被鲶尾藤四郎搂着腰,腿上还压着不知道为什么睡相特别差的厚藤四郎,完全睡不着的X017一脸崩溃。


这尼玛让她如何夜袭?


她翻了个身,假装做噩梦般挣脱出乱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又假装不经意地踹走了厚藤四郎,正当她翻滚着几乎要滚到门边时,一期一振悄咪咪地一个胳膊就把她揽了回去,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柔柔地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别怕,睡吧……哥哥在这儿呢……别怕……”


……X017一点都不怕甚至有点想打刀。



评论

热度(351)